•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故事会30年回顾 > 谢谢你,《故事会》(湛鹤霞)

谢谢你,《故事会》(湛鹤霞)

作者:湛鹤霞 发布时间:2009-10-10

    (1)替表姐藏书
    认识《故事会》是在读小学的时候。
    那时,我的表姐在我家附近学做缝纫,住在我家里,每天来来去去,她的兜里总是装一着一本卷成筒筒的书。有一天,表姐把我喊到一边,悄悄地说:“鹤子,你把这几书帮我藏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藏起书,但还是立刻遵命,把那几本书藏到我的书包里,不一会,果然来了许多哥哥姐姐们,他们一窝蜂在家里玩,只听见表姐说:“就只一本,你们借去了要及时归还啊。”那些人走后,表姐也跟着他们出去了,临走还朝我使劲眨眼睛。我便关上门,把表姐的书拿出来,全部是《故事会》。
    从那天起,我就极力地讨好巴结表姐了,表姐就把她的《故事会》借给我看,当然只是悄悄地看,也不敢带到学校去,一是表姐不许我带去,再就是我怕被老师没收。不过,我发现表姐也就只有那么几本《故事会》,看来看去看了几年还是那几本,原来,她也是从朋友那“偷”来的。
    后来,表姐出师了,我就再没看过《故事会》了,但我真的是好想看呀。
    (2)我病了
    有一次,我长水痘,被关在家里不能出去。妈妈心疼我,问我想吃什么不,我说:“妈妈,你可以帮我借几本《故事会》来吗?娟姐家可能有。”
    妈妈马上就去了表姐家,那时没有修公路,妈妈走小路去的,要走一个多小时。后来听妈妈说,表姐还是只有原来那几本,她知道我都看了好多遍了的,表姐听说我病了,便跑到中学老师那里去“讨”新的《故事会》,还好,那个老师听说是病人要讨,开了大恩借了两本。
    妈妈像捧着金元宝一样,把那两本《故事会》捧回来,那几天生病,就成了我童年最大的享受了。躺在床上,可以大胆地尽情地看《故事会》,那一刻,我真希望多病几天啊。说实话,哪怕是现在,能躺在床上悠闲地看《故事会》,那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那次看《故事会》,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老百晓讲故事”的栏目,我不知道老百晓是谁,他讲了一个鬼故事:有个人晚上做梦,梦见许多人在挤车,有一个人喊那人一起去,他正准备上车,那人却变成了一个鬼,鬼说,那列车是去地狱的。那人吓醒了。第二天,那个人上班时,乘公交车,车很挤,一个乘客喊他快点上,他一惊,那乘客的面孔与昨晚那个人很相似。他一犹豫,便没有上车。结果,那车出事了,车上的人都死了。二十多年了,那个故事还留在我的脑海里,后来,我只要挤车就想起了这个故事,就不敢去挤车了。
    (3)外公外婆
    后来,我总是想办法去借《故事会》看,看了就把那些故事念给外婆外公听,我那时以为那些故事都是真实的,真的,我不知道故事是假的。外婆也相信,她也认为,书上的东西,肯定不是假的。我们祖孙俩一直把《故事会》当新闻纪实在看的。
    我上大学那年,94年,外公癌症晚期,痛得不得了,性格变得很暴躁,谁去陪都不如意。但外公就是盼着我放假,因为我只要放假,就带回去很多《故事会》,一个个故事念给外公听,每次都是念到外公瞌睡来了。外公听完故事,睡觉的时候总是不忘说一句:“今天晚上忘记了痛,过得还舒服。”
    几年后,外婆也要走了,那几天,我一直陪着外婆。那天,外婆突然说:“鹤子,外婆可能这两天就会死了。”我说不会的,外婆要活一百岁。外婆说:“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你外公要我这两天就过去呢。”我说那是您想外公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啦。外婆说:“你不记得你以前念过的那个故事呀?一个人晚上做了梦,第二天上车的故事。”我猛地一惊,是呀,既然外婆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既然外婆因为相信了故事里的事,对死亡毫无恐惧,我为什么要去破坏呢?于是,我说:“对,外婆,也许您这两天真的会去外公那里的。这样也好呀,您好几年没见到外公了,您一定很挂念他了。”外婆虚弱地笑着,说:“是啊,6年了,不晓得他好不好,真想快点去看看他呀。”那天晚上,外婆的精神特别好,使劲跟我们讲她做的梦,夜里12点多,外婆走了。




 

专题介绍
  • 故事会30年回顾
  • 《故事会》于1979年复刊,至今已经整整30年,这是中国社会高速发展和剧烈变化的30年。《故事会》作为一本大众文化刊物,记录着30年来普通百姓的生活变化和心路历程,新故事的发展也是一段中国社会的历史的缩影。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