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故事会30年回顾 > 《故事会》,不说爱你不容易(庞银成)

《故事会》,不说爱你不容易(庞银成)

作者:庞银成 发布时间:2009-10-12

    第一次接触
    1979年秋天,我们听了一场“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英模报告后,英模的弟弟——我的同学,他手里拿着一本故事会正在看,我凑上去一瞧,就被里面的故事吸引住了。其中一篇《马铃薯的故事》十分耐读,耐看。我还想看看其它文章,可是,那本大家稀罕得要命的《故事会》却一直在全校里各个班级传来传去的,始终无法再继续轮到我看了。无奈之中,我就多了个心眼,等到邻班上体育课时,我就悄悄地溜进了他们的班里,对每一个抽屉进行了全面搜索,终于像偷和氏璧一样将这本早已面目全非的刊物偷了过来。接下来,我就一篇一篇地一遍一遍地、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后来,我索性将这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宝物”偷偷带回了家里,占为了己有。没有想到,竟让比我还爱看书的嫂子又给悄悄地“偷走”了。我发现后,就很不乐意地追问嫂子。嫂子说,书在张家,我就去了张家,张家却说让李家借去看了。我只好再去李家,结果,李家说他们自己还没有看完,就让王家给“抢走了”。我不得不再去王家要书,王家却说又让孙家给“拽”跑了,他手里现在只有三页了。我一听,肺都气炸了,立即去孙家“讨还公道”。没曾想,孙家却说书让他外乡一个亲戚给拿回了家里了。我又气又恨,只好找到那个罪魁祸首——我的嫂子,狠狠地在她面前大哭大闹了一场,算是对这本《故事会》的追悼和怀念。
    弟弟的陪葬物
    1987年秋天,我参加了工作。当时,我教毕业班语文,又是班主任。心想,弟弟也是毕业班,跟着我这个哥哥最放心。于是没和家里人商量,就擅自做主将弟弟转入了我所在学校的所在班级。万万没有想到,弟弟这一去,就从此再也没有进过自己的家门。因为,弟弟突然得了急病,我发现后就立即向财务上借了40元钱,就慌慌张张地骑着自行车直接将他送到了乡卫生院。结果,8月27日晚上6点多去的,到了8月29日凌晨九点多,我那可怜的弟弟可就与我永别了。
    永别前,弟弟脑子很清醒,脸色也很好,只是一个劲儿说肚子疼。我极力安慰他,说没事。他说,没事就好。就让我把他已经脱了的裤子拿了过来,并让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故事会》。他说:“二哥,你看你,都连续累了几天了,少躺会歇歇吧,我看一会儿书也睡。”我说:“行。”弟弟看了几个笑话,竟然笑出了声音。这时,我突然想起来,弟弟该换药了,就急急忙忙要走。弟弟却突然对我说,“二哥,你都能给人家写恁些东西,以后,也给《故事会》写点儿东西吧,我知道二哥你一定能行!”我说:“行。”然后就匆匆地去给他买药去了。
    医院里特别忙,人也特别多,等到我买了药过来时,弟弟却一直说肚子疼得厉害。我只好去喊医生,任凭我再三哀求,到现在竟然连是什么病都没有查出来的医生们,却执意不让我把弟弟转往县医院。那时候,因为我和弟弟都是从学校里直接赶到乡卫生院的,根本没有和家里任何人说。爹、妈、大哥和三弟自然是什么也不知道。幸亏我有一个堂兄在乡里工作,他来看了看我和弟弟,就赶紧回去报信去了。哥哥听说后,就立即去村部给嫂子的二爹打了电话,让他这个局长从局里找辆车子来接弟弟去县医院救治。我一个人忙上忙下忙前忙后的,来时也没有带什么钱,只是乞求在医院里的一个亲戚,一定要让医生无论如何治好我弟弟的病,并再三叮嘱暂且别让医院里急着催要钱。就这样,我去罢这儿去那儿,找罢这个人找那个人。当我再次赶到弟弟床前的时候,当嫂子的二爹找的车子马上就要赶到的时候,我那弟弟却早已僵直在那里……
    估计很多人都体会不到我当时遭受这样致命的打击是什么样的滋味,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最后,早已崩溃的我,只好将那本心爱的《故事会》装进了弟弟那狭小的简易棺材里,算是对弟弟的生前嘱托的默许和馈赠弟弟的唯一的陪葬之物……
    幸运的爱神
    弟弟病故以后,可以说,我是万箭穿心,痛不欲生,天天沉浸在对弟弟的悲痛之中。我甚至拒绝了再去那个让我寒心的学校里教书了。后来,乡教办室就把我调到了另外一所中学去教毕业班英语去了。但是,因为,弟弟是活生生地跟着我这个当哥哥的去上学的,我心里老是油煎火燎般的难受,每每自责和愧疚,几乎无法面对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位妙龄女郎听说我“很会写”,并在初、高中阶段就在国家正规刊物上发表了文章,就“慕名”找到了我的家里来。
    她来了以后,就直截了当地向我借《故事会》,然后就拿着几本《故事会》走开了。后来,她就给我写信,还给我寄来了所借我的和她新买的《故事会》,并鼓励我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马上振作起来。再后来,她坚持每周给我写信,规劝我,开导我,点化我,并给我买了100枚八分钱的“长城”邮票和5本《故事会》,让我好好看看书,闲了也给《故事会》写点儿东西。要知道,那个时候,她一个月的工资才30元啊。就这样,她一直给我写信,寄书,鼓励我。慢慢地,我终于从绝望中走出来;慢慢地,我也振作了起来;慢慢地,我把注意力移向了工作;慢慢地,我们从心灵走向心灵,终于走到了一起,直到现在,直到永永远远。
    好事连连
    由于我酷爱读书,并自学了诗歌、新闻、法律、公文写作,后来不但发表了一些文章,也为不少亲戚、朋友、邻居和同事们写了一些诸如总结、信函、诉讼之类的实用性东西,慢慢地,我就“出名了”。另外,因为我十分喜欢看《故事会》,可以说,我几乎是期期必买(因为买书比较快捷,可以先睹为快),必读。尤其是同事们特喜欢我在大家闷了、累了、遇到烦心事儿的时候,跟大伙儿来个有趣的段子。后来,我在教交了八年英语之后,就被一家公司“要”去了,竟然成了“香饽饽”,一直调来调去的,却始终在办公室里从事文职工作。
    心从这里飞翔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弹指间,30年已经过去。我的名字也在不断地变迁和更新,一直从“成娃”、“小庞”、“庞哥”、“庞叔叔”叫到了现在的“老庞”。到了不惑之年,我却始终还在困惑。因为,我欠下的太多,太多了啊。这不仅是因为我的懒,也不仅仅是因为堂而皇之的“工作忙”。主要还是自己忘却了当年弟弟那不是遗言的遗言,忘却了当初那位人见人嫉妒的妙龄女郎曾经让我“闲了给《故事会》写点儿东西”的叮嘱,忘却了自己终生的憧憬和向往。
    有人说:“我是在故事里长的大”。我却想说:“我想让我的故事也长大”。因为,《故事会》里有故事,我也有很多长熟的故事。虽然,或苦,或甜;亦辣,亦酸。
    于是乎,在公元2009年9月6日,在共和国60华诞前夕,我毅然决然开始“正儿八经”地开始为《故事会》——故事中国网写故事了。
    《故事会》,不说爱你不容易啊!就让我的心从这儿飞翔吧,飞向我的梦里,飞向我那神往的第二“故乡”!




 

专题介绍
  • 故事会30年回顾
  • 《故事会》于1979年复刊,至今已经整整30年,这是中国社会高速发展和剧烈变化的30年。《故事会》作为一本大众文化刊物,记录着30年来普通百姓的生活变化和心路历程,新故事的发展也是一段中国社会的历史的缩影。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