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故事会30年回顾 > 《故事会》和我的爱情(依然)

《故事会》和我的爱情(依然)

作者:依然 发布时间:2009-10-14

    那年高考我没考上,于是就跟随大表姐来到深圳,进了一家电子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在厂里的工作单调累人,工资也少,那时只想着赚点钱做点小本生意,所以咬咬牙坚持下来了。我平日最大的爱好便是看书,没事也爱写点小文章,虽不见报,倒也怡然自得。来深圳由于工作忙,看书的时间少了,不过只要又时间,我都会从不多的工资里拿出一些作为购书资金。
    这天刚下班,我便来到厂区旁边那家书店,要了本《故事会》便迫不及待地坐在一张空椅子上看了起来。旁边一个小伙子瞅了我一眼,开口道:“你也爱看《故事会》呀?”
    我看了看这个高瘦的小伙子:“你也很爱看书?”小伙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从小就不爱读书,能看得下的只有《故事会》。”
    通过交谈,我知道小伙子名叫大刚,四川人,和我同一个厂的。分别的时候外面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谁也不曾想到,一场不期然的相遇,给了我一份永恒的爱情。
    大刚以他的淳朴和善良赢得我的好感。接触多了我才发现大刚果然是除了《故事会》啥书也不看,他说一看到书就头晕。我曾尝试给他介绍了其他各类有趣的书刊,结果发现是徒劳的,没办法,我只好陪他将《故事会》看到底。
    不上班的时候,我们就会带上一本《故事会》到广场的草坪上。通常都是我给大刚念里面的文章,因为跟我熟悉了之后,大刚便真的看也不看了,而是叫我念给他听,还美其名曰说是训练我的普通话。看到好笑的笑话我们可以一起乐个半天,读到伤感的故事我们则一起沉默。
    和大刚在一起,生活充满了乐趣。
    可惜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半年,大刚辞职回老家了,他走的那天我没来得及去送他,倒是他临走前托人给我带回了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条红豆手链。我怅然若失。
    接下来的日子我有空的时候依然在看书,只是多了份思念与牵挂。
    大刚回到家很快找了份稳定的工作。我们仍保持着联系。大刚告诉我说他现在不看《故事会》了,怕睹物思人。
    “燕子,真希望你能天天给我读故事。”大刚在电话里这样跟我说。
    大刚很少甜言蜜语,也不会哄人开心,我却可以感受到他那份实实在在的心。
    2008年5月12日,一场撕心裂肺的大地震让四川伤痕累累。在焦虑中苦苦等待的我终于等到了大刚的电话。大刚在那头轻声说:“我一位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那一刻我才明白,大刚,这个又点腼腆的小伙子,已经深深扎根在我心里了。
    第二年春节刚过,我做通了父母的思想工作,千里迢迢去到了大刚的身边。大刚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真好,以后有可以听你给我念《故事会》里的故事了。”
    读文章成了我每天必做的事情。偶尔闹别扭,大刚只要拿本《故事会》装作可怜的样子递到我面前,我便啥气也没了。在一起后浪漫的事情不是很多,常常在饭后牵手沿着铁路散步,我却知道,细水长流的爱情才是最永久的。
    我们的故事缘于《故事会》,大刚说,等到我们都老了的时候,还要陪我在夕阳下听故事。




 

专题介绍
  • 故事会30年回顾
  • 《故事会》于1979年复刊,至今已经整整30年,这是中国社会高速发展和剧烈变化的30年。《故事会》作为一本大众文化刊物,记录着30年来普通百姓的生活变化和心路历程,新故事的发展也是一段中国社会的历史的缩影。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