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故事会30年回顾 > 张道余想见张道余(张道余)

张道余想见张道余(张道余)

作者:张道余 发布时间:2009-10-27

    首次参加《故事会》笔会,是在1990年9月的武夷山,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见见与我同名同姓且是写故事讲故事非常出名的那一位张道余。 
    缘何想见同名仁兄,这得从我的业余文学创作改弦易辙写故事谈起。 
    1986年的春天,我们石油系统在广元凤凰山麓召开笔会,这是四川石油行业内文学爱好者自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次聚会。这之前,大家都是通过阅读有关报刊上的文学作品而相互神交,知其名而未见其人。现在方睹其“庐山真面目”,别提有多高兴了。休息时,来自隆昌的一位作者找到我说:“你就是张道余吧?”我笑答:“是呀。老兄贵姓?”“免贵姓张,张宗基。我早就知道了你的大名。”我有点受宠若惊:“啊,你是读了我发在《四川石油报》上的那些烂诗和不成品味的小说吧?”张宗基似乎要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读了你一些诗和小说,印象都不甚深刻。你的故事写得很好,很感动人。”我知道他是误会了,是把上海那位著名的故事家的头衔戴在我的头上了。我早在60年代的《新民晚报》上就知道了上海还有一位与我同名同姓的人。宗基张冠李戴了,我岂能僭越别人的大名——张冠张戴也不行,我赶紧声明:“那不是我,我从来没写过故事。那位张道余,是上海一个郊县的农民故事家,他的名气可大呢。”可张宗基不信:“怎么会不是你?春节期间我们县文化馆把你创作的故事抄写在墙上,供大家欣赏呢,我仔细地读了,印象很深刻。”任凭我怎样解释,他就是不信。这也难怪,谁叫我也舞文弄墨写点东西呢。以后类似的事又遇到过几次,我也是实打实地向人家解说此张道余非彼张道余,人家总是用将信将疑的眼光看着我,弄得我十分尴尬。 
    尴尬之余,我退而想到,人家总把我误认为写故事的张道余,我何不也写写故事试试呢?于是,我从邻居那里借来了几本《故事会》,一读,就被里面精彩传奇的故事情节吸引住了,竟欲罢不能。从那以后,我渐渐地悟出了些写故事的门道,于是也提起笔来学写故事。 
    此次《故事会》武夷山笔会我没能见到上海那位同名仁兄,以后的温州等地的笔会也没能见到他,这成为我心中的一大憾事。不过,我能走上故事创作的道路,至今已在《故事会》、《民间文学》、《山海经》、《上海故事》等全国20余家故事报刊上发表200多篇故事作品,且有多篇作品在《故事会》、《故事世界》上获奖。本为间作增加点花色品种,殊料收成却优于正经庄稼,实为意外之喜。我真得感谢上海那位同名仁兄,感谢他的无声激励,是误会和尴尬使我拿起了故事创作的笔。




 

专题介绍
  • 故事会30年回顾
  • 《故事会》于1979年复刊,至今已经整整30年,这是中国社会高速发展和剧烈变化的30年。《故事会》作为一本大众文化刊物,记录着30年来普通百姓的生活变化和心路历程,新故事的发展也是一段中国社会的历史的缩影。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