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外交官的故事 > 从国家与个人的沧桑变化中感悟历史——华黎明

从国家与个人的沧桑变化中感悟历史——华黎明

作者:杨瑛 发布时间:2011-04-27

    从国家与个人的沧桑变化中感悟历史——华黎明外交官华黎明出生于上海,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先后在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和中国驻伊朗使馆工作。1983年起先后任外交部西亚北非处处长、参赞和副司长。1991年起先后任中国驻伊朗大使、驻阿联酋大使、驻荷兰大使兼中国常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代表。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联合国协会常务理事。
    对个体而言,四十年占据了生命莫大一块,而对于整个历史来说,四十年仅仅只是沧海一粟。外交官华黎明,将生命中四十年光阴岁月中的青春与热情奉献给共和国的外交事业。从上海出发到北京,从北京出发到阿富汗、伊朗、阿联酋、荷兰,他的脚步从未停止。周恩来总理病重逝世前的最后一次谋面,给颇具争议的历史人物华国锋当翻译的经历———他亲历了诸多祖国成长的片断;回忆起三十七年后重返阿富汗,同当年阿富汗外交部掌门人拉旺•法尔哈迪半世人生的再次谋面———他见证了战争给国家和个人造成的巨大创伤;从伊朗、阿联酋到荷兰,华大使的讲述也为读者打开了一扇记忆的大门。
    给周恩来总理和华国锋当翻译
    出生于上海的华黎明,1956年从上海沪西中学毕业,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说自己当年的选择并不是个人意愿:“当年中国有个口号叫‘向科学进军’,我中学毕业后非常想学音乐专业,但是我们这一代人心中有个信念,就是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个人的需要。当年国防和外交这两个专业是国家分配的,毕业时校长找我谈话,希望我能参加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招生考试,考虑到祖国的需要,我欣然接受。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只身一人离开上海到了北京,开始在外国语大学就读英语专业。1958年的时候,我又被挑选,从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去北京大学学波斯语。毕业后成为了一名翻译。现在回头来看也觉得有趣,因为直到那时候我也以为自己只是当个翻译,没有一丝念头会料想到后来竟然走上外交官这条道路。”
    一个懵懂少年独自远行赶赴北京求学,成为翻译后转而走上外交官道路,或许,人生真有一双命运的大手在背后推你前行。即便是当年从没有料想自己会走上外交官道路的华黎明,他的翻译生涯也走得颇为传奇。
    “在中国老一辈领导人中,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当属周恩来总理。他几乎是我们那一代外交官心中的偶像。那时我刚毕业,还是外交部的一名翻译,在接待外宾之前的空隙时间,周总理都会关切地询问我们每个人的个人生活情况、家庭状况,完全没有一个泱泱大国领导人的架子,非常平易近人。1975年5月12日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总理,也是总理逝世之前的半年。那时总理病得已经很严重了,当时伊朗阿施拉夫公主访华,因为她和总理个人友谊很深,所以非常想见到总理。后来作为特例,总理接见了她。当时我作为翻译陪同前往。那时总理非常地憔悴、消瘦,穿了一双很大很大的鞋子,因为当时经过几次手术后总理的腿和脚已经出现了浮肿。虽然病得很严重,但是总理接见阿施拉夫公主时还是保持着端庄的仪容,总理那时反应还是非常机敏,思维也很清楚。其实我们并不清楚总理当时病的程度到底如何。只是当阿施拉夫公主希望总理病好后能回访伊朗时总理说,‘我是不行了,(他指了指身边陪同的外交官和工作人员)他们将来有机会一定会代替我回访’时,我们才知道了总理的病情。现在回想真是感慨万千。”
    另一位在华黎明的翻译生涯中不得不提的人物便是华国锋。1978年,伊朗正处于革命前夕,时任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第一次到国外访问,回程途中在伊朗停机加油,正是借着这样的机会,在德黑兰,伊朗国王巴列维接待了华国锋:“当时有一次个别谈话只有华国锋、巴列维国王和我三个人,当时的伊朗已经处于政权动荡、岌岌可危的关头。巴列维国王当时就向华国锋表示自己个人和国家的前途都是未知数,表现出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迷茫。”而说起华国锋这个颇具争议的人物时,华黎明回忆到:“无论历史怎么评价,就我个人对他的印象而言,华国锋是一个非常朴实、忠厚的人。他对人很和蔼、亲切,包括对待我这样一个普通的翻译人员。而且在他的外交过程中,你看不到咄咄逼人、盛气凌人的感觉。”
    在阿富汗爬着废墟寻找曾经的影子1963年,从北京大学毕业的华黎明赶赴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工作,这也是他平生第一次踏上这块命运多舛的土地:“毕业后去阿富汗工作,我一共在那块土地上生活了六年时间,几乎走遍了阿富汗的山山水水,认识了很多朋友,留下非常美好的回忆。记忆中那个国家很美,天是蓝的,河水是清澈的,人民非常淳朴、生活也很平静,被称为‘东方的瑞士’。从1971年到2002年的这段时间我由于工作需要再没机会回到那块土地。而2002年我有了一次机会得以重返那块土地,那次经历对我内心触动极大。那是阿富汗战争刚刚结束不久,重返阿富汗,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狼藉、满目疮痍的景象。这个国家战前与战后,简直是天上地下。到了阿富汗之后,一下飞机,机场跑道周围布满了打烂的坦克、卡车。坐汽车到城市,我们看到的喀布尔就像刚刚经历过一场6、7级大地震。所有的民房、楼房几乎都被炸毁。我走访了一些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几乎是爬着废墟寻找曾经的影子。当时阿富汗人民的生活只能用‘悲惨’来形容。国家一半人没有工作,青少年很小的时候就要背上一支枪去打仗。我问他们想不想上学,他们却告诉我‘只有打仗才有饭吃。’”
    战争给阿富汗人民带来巨大创伤,让曾经在阿富汗土地上为祖国外交事业挥洒青春的华黎明唏嘘不已。从战前到战后,30年动荡让阿富汗这个国家和人民历经沧桑,也造就了华黎明和原阿富汗外交部掌门人拉旺•法尔哈迪跨越大半人生的个人友谊。
    “想当年拉旺•法尔哈迪在喀布尔的政界和外交界可谓无人不知、谁人不晓。那时我还是名普通的年轻翻译,在工作中由于同他的多次接触,两人结下了友谊。1971年我离开阿富汗之后再也没有与他谋面。后来只听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他流亡海外,此后二十年,阿富汗内战不休,拉旺•法尔哈迪有家不得回,我自己也在外交工作的岗位上四海为家,我们再也不知相互的去向和命运。真是人生如梦,2003年的冬天,在劳伊大使的精心安排下,我和拉旺•法尔哈迪在北京的一个饭店再一次见面。这位三十多年前曾经代表阿富汗在大国之间纵横的拉旺•法尔哈迪已经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了,脸上布满了痛苦的流亡生涯留下的痕迹。当他开始诉说与我分手后的经历时,我问他,‘当年阿富汗发生政变时您在哪里?’他立刻反问我‘您说的是哪一次政变?’这真是一个黑色的幽默。事实上,当年拉旺•法尔哈迪是代表阿富汗与各国周旋的最高级别的外交官。他对中国一向非常友好,工作也很出色,这在当时驻喀布尔的外交使团得到一致的公认。2002年9月,我在事隔37年之后重访阿富汗,亲眼目睹经历了几十年战乱的阿富汗人民至今还对中国那样友好,这不得不感激我国老一辈领导人在这个邻国播下友谊的种子,也要感谢中、阿两国中为维护和发展这一友谊而做出过贡献的许多人,这其中就包括拉旺•法尔哈迪。”
    荷兰和谐的印象最为深刻1991年起,华黎明分别担任了中国驻伊朗大使、驻阿联酋大使以及驻荷兰大使。谈起这三个国家,华大使表示,荷兰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
    说起荷兰,普通人立马想到的是风车、郁金香、小木鞋。而在华黎明的眼中,荷兰人较强的法制观念让他看到了一个可贵的欧洲和谐社会:“荷兰人的守法观念是从遵守秩序、排队等很小的细节做起的。在荷兰,到医院看病是需要预约的。我在阿姆斯特丹有个医生朋友,然而我到他所工作的医院看病也必须从预约开始,并不会因为我是中国的大使或者是他的朋友而受到任何特殊待遇。”
    采访中,与荷兰女王私交匪浅的华黎明还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小故事:“1999年我陪同荷兰女王来中国访问。像她这样的国家元首,并没有专机接送。而是包了一架客机的头等舱。和他同来的企业家食宿都是自费的。访问三天的行程结束后,女王提出要去福建武夷山游玩,并要求中方停止提供所有的交通工具。因为她觉得公私必须分清,这是她个人性质的出游,她让她的儿子在三天国事访问结束后驾驶一架私人飞机来上海接她。荷兰是个非常清廉的国家,像这样的例子也可以说是比比皆是。”




 

专题介绍
  • 外交官的故事
  • 峥嵘岁月显身手——记〈外交官带你看世界〉丛书中的外交官们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外交官带你看世界》这套丛书的作者们,是一批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外交官。他们不仅了解中国人的需求,同时也熟知曾经工作时所在国的情况。他们在岗位上时,是中国人民与所在国之间的友谊使者,今天他们把自己多年的积累,浓缩在一本10万字不到的书本中,又架起了一座国与国的友好桥梁,以此满足富起来的中国人,盼望着到地球别处去看看的愿望。——丛书总策划 何承伟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