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外交官的故事 > “世界博览中国,我们博览世界”——郑达庸

“世界博览中国,我们博览世界”——郑达庸

作者:杨瑛 发布时间:2011-04-27

    回首郑达庸的外交岁月,在苏丹共和国使馆和摩洛哥王国使馆工作到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处长、副司长,他如何与阿拉伯国家结缘又经历了哪些特殊的人生体验?从驻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大使,驻伊拉克共和国大使到驻沙特阿拉伯王国大使,亲历海湾战争后他对和平有着怎样更深的领悟?如今,作为中国-阿拉伯友协理事、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前外交官联谊会理事,他又是如何重新审视外交官的头衔涵义?或许,只有经历过动荡和战争的人,才会更加懂得和平的可贵。
    与阿拉伯世界结缘
    说起如何与阿拉伯世界结缘,郑达庸说那是命运的一次偶然。在天津当地的小学和初中,郑达庸度过了愉快的童年,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本打算念土木建筑专业的他却获得了一次意外的去北京大学东方语言专业推荐考试的资格。当年,周恩来总理认为我国缺乏人才,急需一批懂得东方国家语言的人,于是后来,北大东方语言系4个专业招了90个学生。由于阿拉伯语是最难学的,虽然当时没有填报这个专业,但是组织上仍然将郑达庸分配到了这个专业。回忆起那段学习往事,郑达庸感慨地说:“我当时并不知道现在会有3亿人在说阿拉伯语,只觉得学这个语言非常难,28个字母里就有6个是喉音,还有卷舌音,单词非常难念。不过国家对于培养我们非常重视,我们的系主任是国学大师季羡林,当时给我们授课的老师都是从开罗大学留学回来的。”而说起就读这个专业时父母的意见,郑达庸表示,自己出生于一个大家庭,家里15个孩子都是大学生,父母只要想到即将送儿子去知名的北大学府念书就再无异议。或许,也就是这样单纯的想法让郑达庸开始与阿拉伯世界结缘。
    随后,郑达庸在北大东方语言系开始了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涯。1956年,中国与埃及建交,这是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国家。埃及政府派顾问到中国访问,头一次见到阿拉伯人的郑达庸显得非常兴奋,并大胆地尝试与对方交谈。1957年,亚非人民团结大会在埃及开罗召开,当时还是学生的郑达庸作为翻译随团出访,这是他生平以来第一次出国,“至今我也忘不了马坚、刘麟瑞等老师对我的教诲,正是在他们的教育下才有了我的一点点成绩,通过实践得到了锻炼。”1958年大学毕业后,郑达庸进入外交部工作,并由此开始了他的外交生涯。
    考验总在不经意间降临
    1958年大学毕业后,郑达庸进入外交部西亚非洲司工作。从苏丹共和国使馆、摩洛哥王国使馆的工作,到西亚北非司处长、副司长,郑达庸的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踏实。在寻常人看来风光无限、游览世界的外交官一职,在郑达庸看来,却绝非是动动嘴皮子、耍耍笔杆子就能解决得了事情的。在国外工作的每一天,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因为考验总会在不经意间降临。“我在驻苏丹使馆办公室工作那会儿经常要外出办事。有一天我和司机一起外出,突然遭遇南方部落举行的大游行。他们一路过来砸商店、砸汽车,手里拿着棍棒,见了外国人也打。当地政府出动了骑警、装甲车,他们抛出的催泪瓦斯弹非常难闻、刺眼,让人两眼直流泪,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我和司机眼睛睁不开,我们抄小路,又逃又躲,好不容易上了车,车顶突然就被砸了,不过幸好后来我们还是侥幸地从那里逃了出来,有别国的外交官头被打破了,鲜血直流。”说起另两起险遭不测的空难事件,郑达庸的语气是平稳的,听者却也胆战心惊:“有一次我们坐小飞机从苏丹首都到另一个城市办事,飞机不大,刚刚坐上,飞机在跑道上跑的时候,飞机引擎突然失火冒起了黑烟,飞机冒着烟跑了一段急刹车停下了,后来消防车来了,当时我就在想,如果那时飞机已经完全离开地面飞上了天空,那么恐怕今天我也就不会坐在这里接受你们的采访了。还有一次是我们从开罗出发去南也门的首都亚丁出席庆典活动。那是一架大飞机,有四个螺旋桨,起飞后在空中其中的一个螺旋桨突然不动了,当时我们问空姐她说没有问题,可是飞机降落后我们发现又回到了开罗机场,也就是说当时那位空姐为了稳定乘客其实是撒了个谎。事实上,这样危急的时刻经常突如其来,你不可能有先见之明、万无一失,只能泰然处之。”
    亲历海湾战争,为和平重新注脚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军队入侵科威特,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开赴海湾地区,海湾战争一触即发,当时正担任驻也门大使的郑达庸被国内召回,并被任命为驻伊拉克大使。同年11月初,他随同钱其琛外长访问沙特、埃及、约旦、伊拉克四国,争取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12月初,郑达庸到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此时,战争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巴格达的空气中弥漫着战争的气味,在伊拉克工作的中国人已经撤离,战争前夕郑达庸率领使馆二秘、报务员、机要员和司机组成五人小组,开始了防暴战备工作。后来,美国发布了最后通牒,就在海湾战争爆发前两天,郑达庸率领留守小组最后一批撤离巴格达。
    战后重返巴格达,海湾战争结束了,这时候出现在郑达庸眼前的城市已是死气沉沉:“作为伊拉克的首都,这个城市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我是3月中旬回到巴格达的,那是停战之后不到1个月的时间。我记得我们进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可是这座城市却是漆黑一片的。当时的电路、电器、通讯都已经中断,自来水时有时无。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艰苦。当时觉得特别让人心疼的是孩子们,没有吃的,面包供应不上。后来我们去看了当地最大的一个防空洞。在这个防空洞里死了410个老百姓。墙面上到处是斑驳的血迹。还有人被气浪打在墙上的身体血色印记。由于美国以为萨达姆躲在这个防空洞里,所以这个防空洞当时遭遇了很大的袭击。总之,这座城市在战后处于非常凄惨的境况,防空洞周围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黑布条,家中有人丧生。我记得在和钱其琛外长访问中东四国时见到萨达姆,当时劝他,一再强调和平的重要性,可是他不听。”战争或者暴力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手段,如何用和平方法解决国际事务争端,亲历过海湾战争的郑达庸无疑对和平有着更深一层的领悟。
    外交事业是夫妻二人共同的职守
    有着不寻常外交经历的郑达庸,在生活上也有一位出色的伴侣———李中。当年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漂亮女大学生李中一直说自己的外交事业纯属半路出家。与郑达庸结为伉俪后,两人一起赶赴摩洛哥工作。说起人生角色的转换,李中一直强调他作为大使夫人的身份:“在我们彼此的人生扶持中,我们共同学了不少国家政策和外交业务。从我的身份来看,作为参赞和大使夫人,我有很多机会接触到各国政要的夫人,也不断地看到妇女在国际地位上的提升。通过举办夫人活动拉近彼此关系。在也门,结识上层官员和大酋长的夫人,在伊拉克期间,结交各国使团的夫人,在沙特的时候也有机会接触王室的公主。因为我们和沙特建交比较晚,更要抓住一切机会促进双边交流。”他们夫妻俩合撰的《沙漠绿洲———沙特阿拉伯》被列入了“外交官带你看世界”丛书出版。
    采访中,当谈及家庭的时候,李中的言语间又流露出更多为人妻、为人母的脉脉温情:“由于我和老郑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个人小家的牺牲是不可避免的。老实说,在国外工作的日子,对于家庭的牵挂是无时无刻的。我们在摩洛哥工作的时候,所有国内的消息都是通过国外电台的报道才知道的。后来有十几年的时间连续在国外,孩子从幼年到青少年,父母年迈的时候,我们都不能陪伴在身边,这一直是我们所感到深深愧疚的。记得唐山大地震那年,我们都在国外,孩子只能送到上海的朋友那里,在朋友家里他们生活了两年。我们的大女儿更是从5岁开始就成了户主(我们在国外,在国内没有户口),照顾姥姥、妹妹。她们考高中、考大学,她们太多人生重要的时刻我们是缺席的。”李中用“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为她的人生遗憾做了解释。作为共同为共和国外交事业努力工作,奉献出自己青春热血的外交官夫妇,郑达庸和李中无疑将外事工作作为二人共同的职守:“对国家要无限忠诚,要牢记自己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工作”这便是郑达庸夫妇对过去岁月所有付出最质朴而动人的解释。




 

专题介绍
  • 外交官的故事
  • 峥嵘岁月显身手——记〈外交官带你看世界〉丛书中的外交官们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外交官带你看世界》这套丛书的作者们,是一批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外交官。他们不仅了解中国人的需求,同时也熟知曾经工作时所在国的情况。他们在岗位上时,是中国人民与所在国之间的友谊使者,今天他们把自己多年的积累,浓缩在一本10万字不到的书本中,又架起了一座国与国的友好桥梁,以此满足富起来的中国人,盼望着到地球别处去看看的愿望。——丛书总策划 何承伟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