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外交官的故事 > 张兵:用细腻的女性视角温柔地观照世界

张兵:用细腻的女性视角温柔地观照世界

作者:劳动报 发布时间:2011-04-27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世界博览中国,中国也在同时博览着世界。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外交官眼中究竟是怎样的世界?本期专访对象张兵是一名女外交官,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她1966年调入外交部后曾到外交学院进修,1976年进入美洲大洋洲司工作直至1999年。期间曾先后在中国驻瑞典、加拿大、新西兰使领馆常驻。30多年的外交官生涯,使她拥有了世界性的开阔视野,积累了丰富多彩的人生阅历。外交官生涯的人生际遇,她说这是命运使然。如今她尝试写书和编书,《女外交官手记》、《王国权传》、《远离祖国的领土》、《对话自然•瑞典》等著作已出版。还主编了《新中国外交亲历》、《外交官带你看世界》两套大型系列丛书。日前,本刊独家专访现任外交部外交笔会副会长的女外交官张兵,听她讲述自己多姿的人生故事,让我们透过一名女外交官的眼睛重新审视这个瑰丽的世界。
    阴差阳错当了外交官
    张兵做过8年中学老师。1965年前后,中央决定调一批工作人员进入外交部,张兵夫妇成为了其中幸运的一对。当笔者问及她对职业转换的想法时,张兵说:“用当时的话是‘党叫干啥就干啥’,这样的人生经历可以说是阴差阳错。不过对于当时即将是2个孩子的母亲的我而言,从头开始学习基础为零的外语和外事专业知识,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知道。但是我又一直非常感谢命运这样的安排,因为这样的挑战很符合我的性格。”当问到男女外交官有何不同时,张兵说:“我自己没有什么特别感受。建国之初,周恩来总理就称外交官是文装解放军,看来男兵女兵职责应该一样,都是保家卫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曾诗赞外交官:胜过羊羔跪乳,/乌鸦反哺。/像士兵匍匐在阵前,/卫护母亲的尊严。”
    采访中性格爽朗的张兵给人印象极为深刻。而说起自己这个也颇有些男性化的名字时,张兵笑道:“其实我的原名叫张金娥,因为当时那个年代写墙报要用笔名,国际司张矛是我的好朋友,两人常在一起写作,我觉得一兵一矛很搭调,于是就用这个名字做了笔名。没想到后来大家都记住了张兵这个名字,于是干部司让我索性把名字改为张兵。”
    博览世界途径可以很多
    采访中,作为女外交官的张兵非常强调今天中国人了解世界的理念:“今天,我们一直说中国在发展,在崛起,今天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大国地位也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我经常在想,什么是大国,大国应当承担起怎样的责任?如果不了解世界,不了解外面的情况,如何做世界公民?这样,怎么做大国都成了空谈。所以,博览世界很重要。而这个博览的途径也是多种多样的。除亲历外,看展览、读书等也一样能博览世界。譬如2010年中国上海世博会就是一个国人了解世界很好的平台,可以‘足不出户’就把整个世界饱览一遍。”她又说:“阅读外交官们写的书是博览世界的又一捷径。”她从2007年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的一项工作,就是主编《新中国外交亲历》系列丛书(新华出版社出版),现已出版了12册。这是一大批资深外交官通过亲历、亲闻、亲见,写出了世界上波诡云谲的形势变幻,奏响了友好往来的明快乐章。书中既有对重大事件的凝重回溯,对领袖人物的深长记忆;又有对尘封已久的政治内幕的揭秘,对复杂国际问题的剖析,也有风光旖旎的域外风土人情。丛书涵盖政治、经济、军事、体育和外交领事、礼仪等诸多领域,是最新面世的一部大型外交纪实文学作品,内容丰富多彩,题材新颖别致,既能拓展读者的国际视野,又能深化我们对世界的认知。
    外交也可以很“温柔”
    在世人眼里,外交官头上都罩着一层光彩夺目的光环,而外交官的名字似乎总是和“政坛风云”、“国际局势”等词汇联系在一起。作为一名在海外工作多年的女性外交官而言,张兵储存了太多亲身体验的奇趣见闻和不凡经历,在她的眼中,外交也是一桩温柔的事业:“我一直觉得外交官就是和人打交道的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职业。在国外的这些年,我亲身感受着我们国家的飞速发展,也感受着外国人对于中国的好奇、友好和亲近。”采访中张兵还特地和我们分享了几个她工作中发生的有趣小故事:“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外长吴学谦访问瑞典,作为招待会的‘剩余物资’,我分到了一点茅台,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和茅台接触,也不会喝,就找了空瓶子将它薄薄地覆盖住了瓶底。第2天我把酒带到领事部办公室,酒香就从签证室弥漫到角角落落。办签证的人陆续排起了长龙,有一位走进来的年轻人突然问我什么花这么香,我对他说是我们中国的茅台酒。于是他请求我把酒名写下来,说到了中国以后也要买上一瓶,我看着他诚恳的眼神,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一年过后,他来办认证了,是为了娶一位中国新娘。他很激动地问我知道是谁介绍的吗,就是中国的茅台酒。后来他向我解释说,他到中国,除了那封邀请函外,他的另一个通行证就是我写给他的那张中文字条‘茅台酒’。他到处打听什么地方能够买到茅台酒。就在这打听的过程中他结识了后来的中国新娘,两个人可以说是因着茅台结缘的。他当时对我说,‘我爱茅台,我爱中国姑娘,我爱中国’。那种深情的眼神,到现在都难以忘记。”
    类似于这样有趣的经历何止一二,采访中张兵又向我们讲述了她第一次见到来自南太平洋岛国萨摩亚人的有趣故事:“1976年9月,我参加了接待萨摩亚国家元首马列托亚•塔努马菲利第二殿下访华的工作。当时的机场上云集着欢迎的队伍,当外宾走下飞机时,我惊奇地发现其中好几位男外宾,包括元首本人,竟然都穿着裙子。第二天清晨,我们去请外宾用早餐,刚好碰到了在钓鱼台宾馆院内散步的元首一行,他们个个都打着赤脚,悠闲自得。而我们却是西装革履,大有主客颠倒的感觉。当天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谈,当贵宾出现时我又一次惊呆了,代表团成员,元首的发言人亨金竟然是赤裸着上身,左手持一把拂尘,右手拿着一根权杖,紧随元首身后昂首挺胸地走过来,当时我觉得他们有点失礼,毕竟是两国领导人会见,怎么能赤膊上阵呢,可后来才知道,那是萨摩亚人的最高礼仪呀!”
    家庭是事业的后盾
    性格爽朗健谈的张兵,却丝毫未能掩藏住骨子里温柔母性的浓浓女人味。谈起事业她意兴颇浓,而说到家庭、自己的丈夫和一双儿女,她更是透露出无限深情:“觉得人生无憾是因为我在拥有事业的同时也拥有了爱我的丈夫和我的孩子们。对丈夫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他工作一直很忙,又是领导,前半世的人生是我在向他靠拢,做他的贤内助。退休后,我比他忙了,他不仅能放下领导的架子,还主动来帮助我,尽心尽力地照顾家庭,成了我的‘贤内助’。夫妻之间讲究的就是彼此扶持,陪伴,不离不弃。他是真正爱我并且为我做到了这些。至于孩子,我一直是亏欠的,因为我们工作的特殊,加上那个年代工作条件远没有现在好,所以孩子的成长,我们有很大一段时间是没有陪在他们身边的。这是我所遗憾却也很无奈的地方。但是为了外交事业,我不曾后悔。”
    还有“三个梦”待圆
    说到未来,张兵说还有“三个梦”待圆:“一就是要看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在职时总往国外跑,国内欠账多,现在要补课。二是要踏遍五大洲。现在我还有非洲、拉丁美洲未涉足。最后一个梦就是编写一套面向世界的旅游丛书,可以帮助国人更好地了解世界。在上海文艺出版总社何承伟总编的策划下,这个梦正在成为现实。这是一个群策群力的大梦,我虽是主编,但实际上是作为服务员来承担此重任的。因为我的背后有两大智库,一为外交部外交笔会,一为中国前外交官联谊会。
    这两大群众组织内,有几百位善于写作的资深外交官。他们不仅熟悉如今中国人对外部世界的需求,同时也十分了解曾经工作过的国家情况。他们完全有能力把自己多年的积累和感受浓缩在一本10万字左右图文并茂的书中,为中国人架起一座通往世界的坚实可信的桥梁。于是便有了《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外交官带你看世界》旅游丛书。”
    现在,按国别分的40本旅游丛书将在10月底出齐。而我们也希望能在《外交官带你看世界》这套丛书中跟随张兵和许许多多老一辈资深的外交官们,透过他们的眼睛,循着他们的脚步,一起来看这瑰丽的地球家园。




 

专题介绍
  • 外交官的故事
  • 峥嵘岁月显身手——记〈外交官带你看世界〉丛书中的外交官们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外交官带你看世界》这套丛书的作者们,是一批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外交官。他们不仅了解中国人的需求,同时也熟知曾经工作时所在国的情况。他们在岗位上时,是中国人民与所在国之间的友谊使者,今天他们把自己多年的积累,浓缩在一本10万字不到的书本中,又架起了一座国与国的友好桥梁,以此满足富起来的中国人,盼望着到地球别处去看看的愿望。——丛书总策划 何承伟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