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外交官的故事 > 刘振堂:从驻中东外交大使到世博会礼仪大使的华丽转身

刘振堂:从驻中东外交大使到世博会礼仪大使的华丽转身

作者:劳动报 发布时间:2011-04-27

    刘振堂大使1972年进入外交部,先后在中国驻黎巴嫩、叙利亚、苏丹、埃及、约旦、伊朗使馆任职。1999年至2007年曾先后任中国驻黎巴嫩大使、中国驻伊朗大使。现任上海世博会中国政府副总代表、世博会礼仪大使、前外交官联谊会副会长等。
    近日,本刊在上海专访了刘振堂大使,在侃侃而谈之中,我们领略了一名外交官的风华岁月。
    刘振堂大使1972年进入外交部,先后在中国驻黎巴嫩、叙利亚、苏丹、埃及、约旦、伊朗使馆任职。1999年至2007年曾先后任中国驻黎巴嫩大使、中国驻伊朗大使。现任上海世博会中国政府副总代表、世博会礼仪大使、前外交官联谊会副会长等。最近他撰写的《波斯风情:伊朗》、《七千年古韵:埃及》列入由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推出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丛书并已出版。
    刘振堂大使从事外交事业30多年,在中东地区工作了25年。近日,本刊在上海专访了刘振堂大使,在侃侃而谈之中,我们领略了一名外交官的风华岁月,听他说着多年海外生活的奇趣经历和不凡见闻,我们逐渐了解外交官这个神秘的职业。听他说着在中东生活那些过往岁月的点滴,独特的人文历史、和外国领导人之间有趣的小故事,会恍惚觉得时光交错,自己也曾那么走了一遭。从中国到伊朗、黎巴嫩,从外交部到家庭,或许,只有一个行走着的人,才会对生命和时光的路途有着如此深沉的观察和提炼。走近刘振堂大使,让我们透过外交大使的眼睛,找出同处地球家园的我们患难与共、和谐共存的瞬间,记录那些超越语言、超越民族、超越国界的人类的共同情感。
    一颗很热的心,一对很冷的眼,两条很忙的腿
    自1969年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毕业,1972年进入外交部,刘振堂大使就一直从事着外交事业。从科员到副司长再到大使,他的足迹遍及黎巴嫩、叙利亚、苏丹、埃及、约旦、伊朗,细心体味着社会人情和自然风物。
    “相互了解、彼此欣赏才是加深双边关系的前提”,这是刘大使多年来的工作信条。当我们问及如何看待外交大使这个职业时,刘大使深情地表示:“外交大使,一定要有一颗很热的心,有一对很冷的眼和两条很忙的腿。”他说外交大使的工作复杂却有意思,细微到着装谈吐的每一个细节,宏观到两个国家之间的邦交友谊。“人们常常不了解外交大使究竟是干什么的。其实我们的职业和古代的使节工作性质是非常相像的。这些工作有的是必须要做的,而有的却是可做可不做的。比如保护侨民、办理签证这些工作就是我们职责范围之内的。而了解一个国家、促进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就是弹性颇大的一块工作内容。应该说大使的这份工作,知识面要求是非常全面的。我曾经就为了工作恶补过伊朗史。还有语言问题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我中学时代学的是俄语,大学学的是阿拉伯语,毕业后自学了英文,到了伊朗又开始自学波斯文。每天都是在一天的工作后逼着自己,再累再忙也一定要抽出时间自学波斯文,所以那段时间再加上后来自己的努力,我现在大概已经累积了起码上一、两千个单词了。其实选择外交官这条道路,你就是选择了一条奉献之路,为国家、为民族作贡献。你代表的就不再是你自己了,你肩上是承担着使命的。那就是,千方百计要让其他的国家认识中国,了解中国,让我们的国家能够结交到更多的朋友,可以为我们中国在国际事务上处理任何问题、发挥任何作用扫清障碍、铺平道路。也有人会问,在中东这么复杂的国际环境下,有没有危险,我可以这样说,黎巴嫩内战的时候,我曾经亲眼看见有人被打死,亲眼看着一座大楼、一个使馆就这样在我眼前被炸毁。战乱、飞机失事、遭遇突发事件,这些词在我们看来都不足以构成内心的恐惧。为什么?因为我们不是个体的一个人,我们是代表着国家,我们是一群肩负国家重担的人。”
    在国外多年的工作经历,刘大使的好人缘也令他受到了许多国外领袖人物的亲近,和他们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在国外工作时间久了,就会有一个很深刻的体悟。虽然每个国家的文化背景都不尽相同,但是我们整个地球人类所秉持的基本理念是大体相近的。比如中国传统文化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的理念,其实国外也有这种理念。整个世界其实是处在一种共存互利的态势下的。我们同处一个地球家园,大家的关系应是互相同情互相包容的。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外国的领导人,他们的出身背景不同,脾气秉性也不尽相同。有的比较幽默,有的就比较持重,具备不同的个人魅力。比如有的市长没有专职司机,而是自己开车。有的总统竟然会自己带盒饭,外出公干也不喜欢住五星级的酒店。他们中不少人所遵循的为官之道和我们中国勤政廉政的传统文化大体是一致的。”
    让世博会接待工作能够更加平顺
    本届世博会在上海举行,刘振堂现任上海世博会中国政府副总代表、世博会礼仪大使。到底什么是“礼仪大使”?他们的工作都包括哪些内容?刘大使一一诠释:“首先我感到非常自豪的是,在这次世博会的申办过程中我也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当时我们使馆配合国内为祖国争取到了黎巴嫩和伊朗两票。而现在的礼仪大使其实也是和我先前的外交大使工作相关联的一份责任。我们的工作主要包括两大部分,第一,是协助上海方面做好外国政要的接待工作,负责好机场的迎送;第二,是以中国政府代表的身份出席有关国家‘国家馆日’及国际组织‘荣誉日’活动。我们要同外宾进行良好的沟通,要主动介绍中国和世博的相关情况,回答外方的提问。因为我们在那些国家生活工作过这么多年,对那些国家比较地熟悉和了解。所以,我们对外可以对有关的国家领导人作介绍、多关照,对内也可以为我们相关负责人提供信息、提出建议,使这次世博会的接待工作能够进行得更加平顺。”俗话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但刘大使却认为身上的担子并不轻松:“世博会是一个浩大的综合工程,任何一个环节协调不当都会影响全局,所以要凝聚各方力量,协调各方面人力资源。在接受这个任务之前我们都经过培训。之前我也不断熟悉材料,认真‘备课’。这次任务还考验了个人体能。这么炎热的夏天,各国官员到达上海的时间又都不同,有的深夜到,有的凌晨走,如果是承担接机工作,就需要有良好的体能,充沛的精力,否则是难以胜任的。”
    对家庭有无法弥补的遗憾
    采访中,刘振堂大使谈得最多的字眼是“国家”、“责任”、“民族”等。而说起家庭,大使的眼中也流露出真男儿的如许深情:“自从事外交事业开始我就一直以‘奉献’二字要求自己。而我也非常幸运得到家庭和妻子孩子的支持。为官,我讲求‘清’,所以妻子和孩子在物质生活上并没有因为我的职业而得到丝毫优惠。我的孩子因为我工作的原因幼儿园就换了不下10多个。我的父亲、母亲去世,我何尝不期望能够赶回家为老人送最后一程,可是由于工作,实在赶不回来。孩子的成长有很多重要的时刻我是缺席的,这也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遗憾。为人夫、为人父,不想家,怎么可能。有可能你会问我怎么不打个电话回家,可是我们刚工作那个时候,国家还很穷,外交人员的待遇还比较低,网络远没有现在那么发达,5分钟的电话就相当于我们当时1个月的生活补贴了。有时想得难受就拿出相片看看,感觉她们就像待在我身边一样,其实我们的大使馆当时就像一座‘和尚庙’(笑),除了大使夫人等个别女士外,绝大多数馆员是从事外交工作的男士。”
    如刘振堂大使这样的人群并不常存在于我们的身边,他们职业特殊,身份不凡,他们漂洋过海,经历诸多,但他们心里却有着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执著以及岳飞报国坚贞忠勇的不屈。他们是国家民族和人类美好情感的纽带桥梁,在他们个体生命的漫漫光阴中,我们始终能够领略到一种未曾被间断的善与信、忠与贞的遵循。




 

专题介绍
  • 外交官的故事
  • 峥嵘岁月显身手——记〈外交官带你看世界〉丛书中的外交官们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外交官带你看世界》这套丛书的作者们,是一批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外交官。他们不仅了解中国人的需求,同时也熟知曾经工作时所在国的情况。他们在岗位上时,是中国人民与所在国之间的友谊使者,今天他们把自己多年的积累,浓缩在一本10万字不到的书本中,又架起了一座国与国的友好桥梁,以此满足富起来的中国人,盼望着到地球别处去看看的愿望。——丛书总策划 何承伟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