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外交官的故事 > 黄桂芳:上海两座大桥的幕后推手

黄桂芳:上海两座大桥的幕后推手

作者:杨瑛 发布时间:2011-05-23

  外交官黄桂芳,自外交学院毕业后随即进入外交部,1988年至1991年任国务院办公厅局长、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1991年至2000年先后任驻菲律宾、驻新西兰兼驻库克群岛、驻津巴布韦大使。从外交战线最前沿走下,他两度出任中国礼仪大使。现任中国亚非交流协会副会长、外交笔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中国前外交官联谊会、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理事等职。
  多年来,在中央、地方报刊发表诸多外交生涯中的纪实性文章、时事评论。曾与他人翻译出版《天地万物之始》,并著有《东方海上明珠———菲律宾》。
  从菲律宾到新西兰,从库克群岛到津巴布韦,他曾在中国与世界之间“穿针引线”,运筹外交大事;从中国礼仪大使到中国亚非交流协会副会长、外交笔会常务副会长,如今,他依然活跃在民间外交领域,泼墨挥毫笔耕不辍。采访中,他为我们生动解析历久弥坚的中菲友谊,回忆他与上海的独特情缘。作为一名资深外交官,他说自己是“不穿军装的战士”。在向我们展示一个个弥足珍贵的外交生涯片断的同时,也展现了一位共和国大使的外交风采。本周,黄桂芳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
  步入外交领域最初的脚印
  出生于福建省的黄桂芳毕业于知名的外交学院。从外交学院的一名大学生逐渐成长为共和国的外交战士,四十多年外交风云,回忆最初作出这样的人生选择,他说:“我一直认为成为外交官是国家的需要,也是我个人的志愿。我出生在抗日战争时期,当年我的父母都曾经被抓去修建日本在厦门的军用机场,这在我童年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抗战胜利后,有一次我的父亲带我去鼓浪屿玩,经过一个公园的时候我看见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中国人与狗不得入内’,当时我非常气愤。父亲对我说,因为中国太穷了,所以让人看不起。也许因为童年种种境遇,我内心深处自小就萌发了一股强烈的民族气节。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处在快速发展阶段,但是国际政治舞台并不平静。那时我正处于高中阶段,特别爱读《参考消息》,国外发生的许多大事都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那时我们四个学生组成国际问题研究小组一起探讨。”
  高中快毕业的黄桂芳因优异的学习成绩而被老师告知准备保送他报考外交学院:“对于这个消息我父母虽然都非常赞同,但是他们的表现截然不同。送我去北京那天在车站,我的母亲含着眼泪非常地不舍,而我的父亲则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为自己的祖国效力是每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你去吧,别回头。也正是这句话成为我日后奋斗在祖国外交战线上的支持力量。”
  从外交学院毕业的黄桂芳被分配到了外交部研究室,随后又在驻乌干达使馆和外交部新闻司办公厅任职,担任了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之后一路的外交生涯,从菲律宾、新西兰到库克群岛、津巴布韦,说起不凡的人生经历,黄桂芳坦言,组织上的培育和家人的期望是他不止步的动力:“许多人都非常好奇外交官私底下的生活,其实我们的家庭和寻常人家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在于,比起普通家庭,作为外交官的我们和家人更聚少离多。比如我和妻子告别去乌干达,一别就是七年,她一个人非常不容易,要辛苦照顾两个孩子。在国外也会想家,想到年迈的双亲还未来得及陪伴在他们身边尽孝就非常遗憾,可是我每次吐露出这样心声的时候,我的老父亲就会和我说,你不要管我,去为国家效力吧。我的妻子含辛茹苦挑起一家重担,我常常为家人的通情达理而感动。其实,外交队伍中为国家舍小家的又何止我一人!要成为共和国的外交官都必须具备这样的奉献精神。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爱,不因为距离而疏远,也不因为个人小利而浅淡。它是一种大爱,一种对自己的国家,对自己的民族而无私献身的情怀。”
  “大使医生”见证历久弥坚的中菲情谊
  途经五大洲,历经100多个国家,参加联合国大会,在黄桂芳的外交生涯中,菲律宾成为无法回避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有幸成为我国驻菲律宾大使。在见证这个国家发展的同时,也感受着菲律宾和中国历久弥坚的情谊。菲律宾比较倡导中西文化的交融,对于礼仪之邦中国,他们的态度十分友好。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文化也一直吸引着菲律宾人的目光。有一次我在菲律宾一个商贩那里购物,一时拿不出零钱,当他得知我是中国人时就表示不要零钱了。”
  采访中,黄桂芳一直强调外交官的使命就是要搭建中国与他国和平友好的桥梁,在他看来,传统文化就是叩开彼此大门最好的媒介:“我早年阅读中医书,学过针灸。在驻菲律宾的时候,我有时也会给朋友把把脉。因此他们称呼我为大使医生。1992年7月,菲律宾总统的法律顾问在公众的外交场合突然患病了,当时他们还来不及喊救护车,我觉得救人一命要紧,所以我当场为她把脉并做医疗急救。后来她痊愈后,逢人就介绍,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使,当年就是他用中国的医术救了我一命。”
  阿基诺总统称他为兄弟
  在菲律宾的华人华侨中有95%是来自于福建省闽南地区。由于经久的接触,菲律宾也渐渐接受了许多华人带去的习惯。阿基诺总统称呼黄桂芳为“大使兄弟”:“为什么叫‘大使兄弟’呢?因为很巧的是阿基诺总统的曾祖父和我母亲的娘家都是福建陇海鸿渐村人,大家都姓‘许’。所以阿基诺总统就让她的女儿称呼我为舅舅。还有一次在外交活动中,阿基诺总统送了我一本书《阿基诺传》,她在扉页上就写着‘赠给我的兄弟黄大使’。”
  1992年,应菲律宾即将卸任总统阿基诺夫人的盛邀,黄桂芳到菲律宾北部她的家乡达拉省做客。在那里他巧遇了当时还未步入政坛的阿基诺三世。聊起与现任菲律宾总理阿基诺三世有趣的一面之缘,黄桂芳回忆道:“众所周知,阿基诺一家对中国是情有独钟的,我看见他们家族的庄园里种了甘蔗、大米,这些最早其实都是他们的先人从中国带过去的。阿基诺夫人还非常喜欢搓麻将,爱吃中国菜,尤其是闽南菜系。我和夫人去访时阿基诺三世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行。”
  他是上海两座大桥的幕后推手
前不久刚来上海担任世博会国别文化顾问的黄桂芳同这座东方之珠也有着特殊情缘:“1959年,去北京求学,我的第一站就是上海。后来陆陆续续也来过上海几次。每一次来我都对上海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建设兴奋不已。”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上海的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的建设中也包含着黄桂芳的外交努力:“亚洲开发银行总部就设在马尼拉。我国执行董事奉政府指示向他们要求提供贷款以帮助我们搞一些环保和基础设施的建设项目。”
向亚洲开发银行要求贷款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这个过程也让我国执行董事和黄桂芳着实费了一番周折:“其实当时的关键因素在于美国。因为亚洲发展银行有个规矩,就是只要有一票反对,那么这个提议就不被通过。为了南浦和杨浦两座大桥贷款事宜当时亚行方面给我的反馈是不太好办。我国执董车陪新、副执董魏本华向我反映遇到了申请贷款背后有美国的阻力问题,我就出面去做美国执董杨大使的工作。杨执董是上海人,我反复多次和她沟通,我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希望你能够为你的祖籍国做些有益的事,为我们的民族做些事。而且我同她说,修桥造路也是惠及子孙后代的一件好事。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以美方投弃权票的方式促成了这件事情。我代表中国政府和上海市长在贷款协议上签了字。后来我在接待黄菊市长的时候开玩笑说,‘黄市长,您一定要管好用好这笔来之不易的钱啊,否则我跳进黄浦江都洗不清啊’。”如今经过杨浦和南浦两座大桥的上海人民一定没有想到,在这钢筋水泥架构的两座大桥背后还有这位重要的幕后推手黄桂芳。
  采访黄大使颇费了一番周折,他笑称自己是个闲不住的人,愿为服务社会发挥余热。即便活跃在民间外交领域,他的时间依旧排得满满当当。回首自己四十多年外交生涯,他动情地说:“祖国的培养和父亲当年的赠言始终激励着我,包容着我青春热血和大半人生的外交。我是用忠诚爱心和不懈努力去完成祖国交付的使命,无怨无悔。”




 

专题介绍
  • 外交官的故事
  • 峥嵘岁月显身手——记〈外交官带你看世界〉丛书中的外交官们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外交官带你看世界》这套丛书的作者们,是一批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外交官。他们不仅了解中国人的需求,同时也熟知曾经工作时所在国的情况。他们在岗位上时,是中国人民与所在国之间的友谊使者,今天他们把自己多年的积累,浓缩在一本10万字不到的书本中,又架起了一座国与国的友好桥梁,以此满足富起来的中国人,盼望着到地球别处去看看的愿望。——丛书总策划 何承伟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