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网文搜罗 > 长篇故事连载:秘密森林

长篇故事连载:秘密森林

作者:杜辉 发布时间:2019-05-13

前情提要:乔杉加上了黑暗王爵的微信,双方约定在天师洞进行对决。乔杉找来了赏金猎人阿华,和秦天共三人进入了危险的山洞,准备和黑暗王爵来一场贴身肉搏。这场决战究竟结果如何……


黑洞魅影

黑暗王爵的声音从山洞中传来,让秦天和乔杉闻之色变,阿华倒是毫无惧色,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洞口,往前走了两步,乔杉伸手扯了他一下,说道:“你先不要轻举妄动,黑暗王爵没有那么好对付!”

制止住阿华之后,乔杉低声对秦天说道:“我们必须先确定黑暗王爵在洞里,别又是手机之类的设备在发声,咱们不能两次掉进同一个坑里。”

秦天点头称是,乔杉略一思索,冲着那个山洞说道:“黑暗王爵,我们这次来了三个人,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黑暗王爵发出一声低哑的冷笑,那笑声在山洞里形成沉沉的回音,他淡淡说道:“别说区区三个人,就算你带来了千军万马,我也一样让你们有来无回。”

阿华双眉立起,面现怒色,一字一顿道:“好大的口气!”

乔杉冲着阿华摆摆手,继续对洞中的黑暗王爵说:“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你也可以在洞里埋伏人手,我们没意见!”

黑暗王爵冷冷说道:“用不着,洞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不需要什么帮手,你们放马过来吧。”

说完这句话,黑暗王爵不再出声,山洞里又陷入了死寂。乔杉看了秦天一眼,低声说道:“看来是我多虑了,山洞里肯定是他本人。”

秦天面色凝重,缓缓说道:“他一定设下了最可怕的陷阱,可惜我完全想象不出他会怎么做。”

乔杉苦笑道:“我也一样,就冲这一点,我们已经输了一筹。”他转头问旁边的阿华:“你怎么看?”

阿华皱眉思索着,他作为赏金猎人,显然也是智勇双全的人物,但他似乎也想不出黑暗王爵会使用什么招数,不过他没有直接和黑暗王爵较量过,也没有太多忌惮,迈步直接向洞口走去,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有多厉害!”

秦天和乔杉赶紧跟上去,三人一起进了天师洞。别看阿华嘴上说得轻松,一进入阴暗潮湿的山洞里,立刻全神戒备,连全身肌肉都绷紧了。秦天和乔杉也像是置身生死攸关的战场,一个双手握成拳头,每迈出一步都小心翼翼,一个把手伸入腰间,牢牢握着那把枪。

三人就这样走出几十米,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洞里的光线越来越暗,前方已经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了。阿华伸出手去,对乔杉说道:“手电!”

乔杉负责保管工具,他卸下双肩背包,取出三把手电,递给秦天和阿华各一把,自己握住了另一把。这是一种军用强光手电,具有超常亮度,足以把黑暗中的山洞照射得亮如白昼。

秦天按了一下手电上的开关,却并没有出现意想中的雪亮光柱,他愣了一下,反复按动开关,只听“哒哒”空响,始终没有半点光亮。乔杉和阿华显然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

“怎么会这样?”乔杉说道,“我今天早上还检查过背包里的每一样工具,当时手电还都能按亮。”

阿华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们的手机不是也在背包里吗?快取出来!手机的光线虽然弱了些,也好过没有!”

一句话提醒了乔杉,他赶紧取下背包,伸手摸出手机。为了避免在激烈的打斗中损坏手机,影响到和外界的通信联络,三人都没有把手机装在身上,而是统一放到了背包里。

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三人的手机也像坏了一样,屏幕怎样都无法点亮。黑暗王爵什么都没有做,就让他们彻底陷入了被动。可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难道他真的有神鬼之力?

阿华冲着洞穴深处大喊一声,声音焦躁不安:“你到底使的什么妖法邪术?有本事出来跟我们正面对决,不要只用一些鬼魅伎俩!”

黑暗王爵的声音遥遥响起,仿佛来自另一个空间:“我只能说,你们选错了地方,我是黑暗世界的主宰者,你们一点机会都没有。”

从声音可以判断出来,黑暗王爵距离他们又远了一些,很显然,秦天等人在山洞中行进的同时,他也在黑暗中一路往前,问题是这座山洞并没有其他出口,相当于一条死胡同,他这样走下去,岂不是在自寻绝路?

秦天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必须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动,你们两个有什么意见?”

乔杉和阿华在黑暗中沉默着,都没在第一时间作出回应。很显然,他们也一筹莫展。在这黑暗的世界里,找不到可以照明的东西,就相当于变成了瞎子,有再多的办法,都无从施展。

乔杉突然开口:“我倒是有个办法,不如我们干脆退出洞外,守在洞口,有本事他永远别出来,一出来就好办了。”

秦天说道:“我们说好了在洞中对决,就这样退出去,不管结果如何,其实我们已经输了。”

乔杉说道:“输了又怎样?我们真正的目的,是抓住黑暗王爵。”

“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他连这么简单的一招都想不到,他还是那个黑暗王爵吗?”秦天说道,“也许真正的危险不是在这黑暗之中,而恰恰是在表面上最安全的地带,也许这是黑暗王爵设下的又一个思维陷阱!”

乔杉不吭声了,秦天盯着黑暗深处,缓缓说道:“既然我们无法确定危险在哪里,倒不如堂堂正正地去挑战黑暗,输也输得光明磊落!”

“没错!”阿华说道,“我们是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我们可以被他打败,但决不能被他吓倒!”说到这儿,他迈步往前走,“我身手最好,让我来打头阵,你们跟在后面。”

“等一等!”乔杉在黑暗中赶上来,越过阿华走到前面,伸手从腰间拔出手枪,说道,“我有这个,还是让我来。”

三人在黑暗中鱼贯而行,一开始脚下的路很窄,衣服和山壁不时发出摩擦之声,但摩擦声越来越少,终于完全消失,又走了一段路,阿华低声说了一句:“这个山洞好像越来越宽了。”

秦天说道:“我们之前勘察过这个山洞,越往前越宽敞,最开阔的那一段,可以让三到四个人同时通过。”

“那可不行。”阿华断然说道,“我们不能再这么竖着走了,会给黑暗王爵留下可乘之机,如果他屏住呼吸,贴在山壁上不动,我们根本发现不了他,等我们走过去后,他沿着来路走到洞外,我们真的就成了他的瓮中之鳖了。”

秦天和乔杉点头称是,虽然这只是阿华的推测,但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对付黑暗王爵这种对手,任何一个细节的疏忽,都有可能导致致命的错误。阿华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并排往前走,我贴着左边山壁,秦兄沿着右边山壁,乔兄居中而行,只有这样,才能把整条路堵住,避免被黑暗王爵钻了空子。”

于是,三人调整了一下方位,开始在黑暗中并排往前走,秦天一路触摸着凹凸不平的山壁,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又走了十几分钟,三人突然同时停下脚步,他们已经没法往前走了,整片的石壁横在了面前,乔杉首先发出一声惊呼:“到洞底了?黑暗王爵呢?”

阿华难以置信地说:“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难道他真的不是人?”

黑暗的角落里,突然响起阴森森的怪笑:“你现在才知道,已经太晚了!”

说时迟那时快,乔杉突然暴喝一声,冲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砰砰砰砰”连开数枪……

劫后余生

子弹击中山壁,石屑四散飞溅,枪口喷射出的耀眼火光,撕裂了山洞里的黑暗,尽管只是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三个人还是借着这短暂的光亮看清楚了,传出笑声的那个角落空空如也,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三个人都蒙了,呆立原地,阿华第一个反应过来,声音颤抖地大喊道:“我们快走……”

那个角落又传出了黑暗王爵阴冷的声音,在洞穴里久久回响:“你们还走得了吗……”

这次乔杉没有任何还击的动作,尽管他手里还握着枪,枪膛里还有子弹,但他已经从精神上被缴了械,失去了和黑暗王爵斗下去的勇气。

三人开始顺着来路撤离,秦天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黑暗王爵恐怕并不是空言恫吓,也许他们很难走出这个山洞了。乔杉和阿华分明也有这种感觉,一路保持着沉默。黑暗限制了他们的速度,明明恨不得狂奔逃离,却只能缓慢地移动,这种感觉简直要把人逼疯。

不知在黑暗中行进了多久,他们终于远远看到了洞口透进来的光亮,山洞里的黑暗不再那么浓重,三人精神大振,快步向洞口奔去,近了一些,又近了一些,他们终于能离开这片地狱,重新回到人间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前方的光明蓦地消失了,山洞里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秦天惊得几乎站立不稳,他发疯般冲过去,只见洞口已经不复存在,被坍塌堆积的岩石掩埋。

身后传来阿华的声音,充满了惊慌和绝望:“他用炸弹把洞口炸毁了!”

乔杉不死心,在洞口的位置不住摸索着,过了好半天,他才停下动作,发出一声哀叹:“这种大面积的塌陷,靠徒手刨挖是没用的,恐怕我们真要死在这里了……”

“不行!”阿华情绪近乎失控,歇斯底里地大喊着,“我不想死!”

乔杉叹道:“阿华,你冷静点,谁愿意死?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阿华发疯般捶打着山壁,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但他的双手肯定已经鲜血淋漓了,他大声咆哮着:“我要出去,我不想死!”

阿华的反应让秦天颇有几分意外,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铁骨铮铮的硬汉,面对死亡的考验,竟然暴露出这么懦弱的一面。每个人都留恋生命,恐惧死亡,秦天当然也不能例外,但已经到了这一步,害怕又有什么用呢?倒不如坦然面对。

秦天和阿华交情不深,不好多说什么,但乔杉有点看不下去了,低喝一声道:“够了,阿华,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人终有一死,至于怕成这样吗?你还算不算是个男人?”

阿华的动作停下了,过了好半天才沉声说道:“你以为我是怕死吗?从我干这一行起,就从来没怕过死!烂命一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我死了,小蕾怎么办?她的忧郁症已经很严重了,我是她唯一的亲人,离了我她根本活不下去,你明白吗?”

乔杉愣了一下,声音低沉下去:“我知道,你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哥哥。一切都怪我,我不该找你帮这个忙,害了你也害了小蕾。”

阿华语气坚定:“我不会为了自己,向任何人低头,但为了小蕾,我可以做任何事,可以求任何人,包括黑暗王爵。”

乔杉吃了一惊,失声道:“你疯了吧?求黑暗王爵?你去哪儿求他?”

阿华说道:“乔杉,事到如今你还在装糊涂吗?你觉得黑暗王爵是人吗?哪有人能让我们的照明设备全都失灵?哪有人能发出声音却连影子都没有?哪有人能了解别人心底的秘密?”

乔杉哼了一声,似乎想反驳,但明显底气不足,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阿华继续说道:“我们看不到他,但我相信,他能够看到我们的一举一动,能看清这黑暗里的一切。”

乔杉还想再说什么,黑暗中秦天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轻轻摇了摇。

阿华沉缓的语气里,透着一股悲凉:“我父母死的时候,我只有十三岁,小蕾还不到两岁,看着她懵懂无知的样子,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那时候我就在心里发誓,要让妹妹过得幸福快乐,永远不受世间风雨的侵袭,可惜我没做到。小蕾太内向了,遇事总往最坏处想,后来就得上了忧郁症。天再阴都有放晴的时候,但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脸上有笑容了,我有时甚至会想,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只为看一眼她的灿烂笑容……”

秦天沉默地听着,乔杉不时发出叹息。阿华的深情表述能感动他们,可是能打动那个黑暗中的魔鬼吗?冷血如他会不会也有一丝正常的感情?

阿华的语气里,渐渐有了哀求的味道:“王爵先生,我这次最大的错误,就是贸然与您作对,我不知天高地厚,受到惩戒也是应该的,但小蕾没做错任何事,她不能没有我这个哥哥,请您看在这个无辜女孩的份儿上,饶了我这一次……”

阿华的声音越来越低,山洞里重归静寂。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黑夜还是白天,阿华突然一跃而起,颤声叫道:“你们听,什么声音?”

山洞外果然传来持续不断的声音,分明是有人在大力凿挖着,半个小时后,洞口被挖开,手电光扫射进来,还有人大呼小叫道:“里面果然有人!”

洞外有六七个人,手里拿着挖掘工具,一个个身材壮实,脸膛黝黑,看样子都是些外地民工,他们好奇地打量着从洞中钻出来的秦天等人,七嘴八舌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跑到洞里去了?”

乔杉不答反问:“是谁让你们来救我们的?”

民工语出惊人:“是一个叫黑暗王爵的人。”

三人对视一眼,乔杉盯着他问道:“你认识黑暗王爵?”

民工摇了摇头:“不认识,是他托了人雇我们来这挖开这个洞口。这个人可真大方,出了那么一大笔钱,把我们都高兴坏了。”

乔杉恨恨地问道:“他有没有让你转告我们什么话?”

“还真有。”一个民工说道,“他让你们以后乖乖听话,别再自不量力,玩这种危险游戏了。这次放了你们一马,下次你们就不会有这种好运气了。”

乔杉气得牙齿都咬紧了,那个民工好奇地问道:“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他把你们关到洞里的?”

乔杉没有回答,他长出一口气,招呼秦天和阿华:“我们走吧。”

三人顺着来路往回走,看上去表情各异,秦天始终保持着沉默,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乔杉一脸沮丧,像一个打了败仗的士兵;劫后余生的阿华脚步匆匆,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口,阿华停下了脚步,拍拍乔杉的肩膀,说道:“我们就此别过吧。这次没能帮上忙,那笔钱我不能要,回头会退给你。”

乔杉连连摆手:“说这话就见外了,你冒了这么大的险,差点把命都丢了,那点钱就算是补偿吧。”

阿华说道:“钱我绝对不能收,这是我的底线。临别了我想劝你们一句:不要跟黑暗王爵斗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谁都不是他的对手。再厉害的人我们都不怕,可如果他根本不是人呢?我们怎么跟他斗?”

乔杉苦笑一声:“我不但败得一塌糊涂,还是被人家放出来的,就算你让我跟他斗,我也没那个脸了!”

阿华转身刚要走,秦天突然开口了:“等一等!”

阿华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秦天冷冷说出一句话:“戏演到现在,也该收场了吧?”


上一篇:说真的,我都想扔了自己的毕业论文
下一篇:我的勤奋激怒了美国寄宿妈妈

踩5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3  
    欢笑指数: 3.8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3.5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